图片

 

行业新闻
“药房托管”大热背后的四大问题
返回上级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07-01 阅读:893

新春伊始,关于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数天托管80余家医院药房的报道,纷纷见诸各大媒体,一时间“药房托管”似乎有大潮涌动之势。
其实“药房托管”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从2001年6月30日,广西柳州市与“三九”医药集团签订“药房托管”协议算起,“药房托管”在我国已走过十余年历程,期间有过“医药分开破冰之举”的光环,也有过“热闹过后偃旗息鼓”的尴尬,争议很多。
1、“药房托管”提法不妥
什 么是“药房托管”?目前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比较大众化的说法——是指医疗机构通过契约形式,在药房的所有权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将其药品销售活动交由 具有药品经营资质和管理能力,并能够承担相应风险的药品经营企业有偿经营和管理,并明晰医院药房所有者与经营者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的一种互惠互利的合作经 营模式。
说白了“药房托管”就是药品经营企业通过契约形式,接管医院药品采购、配送及日常管理。对于药品使用管理、特殊药品管理、临床用药服务、 合理用药评价、药品不良反应监测、药学科研等药事工作还是由医院自行承担。与原有医院药品销售模式相比,区别仅是由多家企业供应药品变为一家供应,医院药 品采购由分散变为集中。
“药房托管”只托管了药品的营销部分,并不是全部,且保持药房法人地位、产权、人事关系三不变原则。因此,“药房托管”的提法不妥。
2、“药房托管”目的不纯
为什么近来“药房托管”又显大潮涌动之势?一是因为,随着医改的深入,医院逐步要实行药品零差率,医院的药品销售由创收途径变为成本付出。实行药品销售零利润后,医院从药人员、药品的流动、管理、养护等都成为了医院成本源,医院要为这些成本找“出路”。
通过“药房托管”,将药品销售成本一并转移给托管方——药品经营企业。二是国家医药流通“十二五”规划也要求药品经营向集约化发展,并“鼓励连锁积极承接医疗机构药房服务和其他专业服务”,于是药品经营企业也想通过“药房托管”抢占“地盘”。
所以有医院与药品经营企业一拍即合的“药房托管”,其目的与宣传中“利于医药分开”、“废除以药养医”、“降低药品价格虚高”等冠冕堂皇的说词没有任何关系。
医院考虑的是如何抵消实行药品零利润后的成本,药品经营企业更多的是从如何占领市场,追求药品经营效益最大化,其实质还是追求经济效益,并非社会效益。
3、“药房托管”政策相悖
药品经营企业与医院以契约形式实行“药品托管”现有政策法规吗?“药房托管”实际上是一种有偿的经营和管理,医院由受托方经营和管理,而受托方为了有效经营和管理,必然要付出大量人力、物力及财力。
因药房所有权未发生转移,药房在对患者提供药品和药学服务时,依然使用医疗机构名义,以医院药房名义对外开展经营活动,类似于药品销售外包。
原卫生部《卫生部关于对有关医疗机构涉嫌出租承包科室处理意见的通知》(卫监督发〔2004〕342号)明确规定不准医疗机构“存在将科室、房屋设施等出租、承包给他人并以本医疗机构名义开展诊疗活动,专门销售”。
因此,“药房托管”与医疗机构药事管理政策相悖。另外,目前的“药房托管”模式,不能采用信托行为、企业托管和委托合同中的任何一种法律来进行完全的诠释。这种运作方式从法律、政策到监管完全是盲区。
4、“药房托管”责任不清
1) 医院药房是医院医疗服务的一个组成部分,它的职能是代表医院为前来就诊的患者提供安全有效的药品和与药学相关服务。其行为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由医院承担。 但是“药房托管”后,由于托管药房的药品进出医院不直接参与管理,一旦临床用药纠纷,医院与托管方的责任如何划分,存在隐患。
2)从某种意义上说 “药房托管”即是垄断经营,医院药品销售会偏向经济性,降低公益性。受托方为追求利益最大化,运用垄断排斥其他药品生产、经营企业的药品,或优先选择进销 差价大的药品,一些品牌药、利润空间小的药品可能被排斥,这可能对医院合理用药和安全用药构成威胁。受托方有可能与各方合谋进而形成新的利益链,使医院药 事管理监管难度增加。
3)医院药品供应到使用须有一个完整的管理链条,“药房托管”后,这个链条被断成两截,药品供应及销售由受托方管理,药品使 用管理由医院负责,会给管理的责任和监管方式带来新的问题。譬如麻醉药和精神药、终止妊娠药、医用毒性药品等需要严格监管的药品,如何在这种分段管理模式 下,执行有效管理,也是问题。
4)“药房托管”后会形成新的药品购销利益链,受托方与医生配合,通过开“大处方”、高价药拿回扣更容易,更隐蔽。 由于医院与受托方签订的是有偿契约关系,那么,想通过医改来纠正的一些药品购销中问题:如纠正廉价药公司不经营、医师不选用、药厂不生产现象;斩断药品购 销利益链条继而整顿药品价格虚高等良好愿景,将会付诸东流。
综上,“药房托管”不是医改的方向,或者说不能作为医改模板来推广。医改已经到了深水 区,再不能“摸着石头过河”了。医改政府部门应该多一些切实可行的政策指引。就像组织百米竞赛,发令枪响后,运动员都必须朝着一个目标方向跑,而不是弥散 在运动场中,甚至跑向相反的方向,结果会很混乱。3